您当前的位置 :求职 > 职场八卦 正文
尴尬办公室政治:当菜鸟遇见笑面虎
http://www.syd.com.cn   来源: 考试吧  2014-01-22 15:38
分享到:
更多

  说不定一不小心就上套儿了

  小刚人如其名,血气方刚。

  大学毕业后,小刚来到一家文化出版公司,对一切都感到新鲜,见到同事老远就挥手打招呼,还常常兴致勃勃地问这问那,好像满腔激情怎么也释放不完。

  相比之下,同事们却显得很冷淡。刚开始的几天还对他敷衍着笑笑,越到后来越懒得理他了,要么不耐烦地点头应个景儿,要么干脆装没看见。

  只有白羚不这样,她从来都对小刚保持着春天般的笑容。小刚还记得刚跨进公司大门时,白羚是第一个对他微笑的人,那个微笑的温度让他对新工作的热情像牛市一样飙升。就冲这个笑容,小刚就觉得白羚格外亲切。他不知不觉就把她当成了新单位的第一个好朋友。

  职场的事风云变幻,小刚这样一个菜鸟,难免要磕磕碰碰。每逢遇到不顺心的事,小刚总爱找白羚说说。

  “何总早上才交代下来的任务,中午就让我把详细策划交上去,我就是超人也赶不上啊。”

  “上次那个插图明明是李姐敲定的,读者反响不好,领导却来批评我。”

  “大张是老前辈了,他写的文章我怎么敢否?不否赵姐那关又过不去。”

  小刚倒起苦水来没完没了。在学校里还是天之骄子,一转眼就变成了公司的最底层,心里不是滋味啊。还不能把脾气发出来,这年头找工作不容易,可不敢跟饭碗较劲。

  每每小刚说到激动处,白羚都是微笑着静静听,似乎什么都能理解。就是这样的无声支持,让小刚打心眼里对白羚感激涕零。

  想想看,小刚在单位里受了委屈,回家还得一副顶天立地的样子。好不容易长大成人了,该给家里争气长脸,怎么能对着爹妈发牢骚?就是哥们儿之间也不好意思说啊,兄弟们最看不起婆婆妈妈的家伙。

  难得有白羚这么一位善意的倾听者,帮小刚排解了不少烦忧。

  不过日子久了,小刚渐渐发现,白羚不只对自己微笑,对张姐、赵姐甚至何总,她都一样温和地笑着。小刚仔细观察过她的表情,实在也分不出个亲疏远近。

  有一次,小刚才向白羚说了赵姐的不是,转眼就看见她笑眯眯地和赵姐一起出去吃饭了。小刚心里一颤:万一白羚和赵姐说了什么怎么办,虽然赵姐不是领导吧,可我一个刚入行的,普通同事也是不能得罪的呀。

  小刚望着白羚和赵姐的背影,装作随意地问身边的李姐:“白羚和赵姐很要好吗?平时没看见她们在一块儿啊?”没想到李姐哼了一声:“她,和谁不熟啊?笑面虎!”

  “你说白羚?”

  李姐神秘地拍拍小刚的肩膀:“你是新人,还有很多事不明白,劝你少和她接触,说不定一不小心就上套儿了。”说着就走开了,边走还边意味深长地回头看了小刚一眼。

  这个眼神让小刚心乱如麻,越想越不对劲,甚至有了一种被暗算的感觉。

  他逮着个空儿壮着胆子试探地问白羚:“姐,有人说你是笑面虎,你知道吗?”

  白羚脸上闪过一丝惊异的表情,随即又恢复了平和,笑笑淡淡地说:“可能里面有什么误会吧。”

  这样的平静让小刚心里越发紧张,心想,被别人背后说坏话还这么好脾气的,城府得多深啊?从此,小刚渐渐和白羚拉开了距离。一旦看见她和谁走得近一点儿,小刚就马上搜肠刮肚地想,有没有跟白羚说过那人的不是。

  这天,小刚正在整理文件,只见白羚和何总肩并肩走进来了。小刚的心立马提到了嗓子眼,正在这时候,何总恰好转头看了他一眼。

  小刚“啪”地瘫坐在了椅子上,觉得自己在这家公司的日子算是彻底过不下去了。谁知道“笑面虎”是不是跟何总打了小报告?

  这可是小刚的第一份工作啊,想起有可能就这样被人开了?他就觉得窝囊,干脆,主动撤,至少还能留下些尊严。

  想到这里,小刚长长呼出一口气,提笔开始写辞职信。

  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瞎说

  那天,从小刚那里得知别人把自己说成是笑面虎,白羚在回家的路上就委屈地掉了眼泪。

  虽然比小刚早入职两年,但在家人眼中,白羚还是个“半大孩子”。从小在姥爷身边长大的她,常听姥爷讲《增广贤文》,记住了里面说的“逢人只说三分话,未可全抛一片心”。她不爱在人前表达自己的意见,有时别说“三分话”,甚至连“一分话”也说不上。

  “话说多了让人觉得逞能,而且也容易引起矛盾。”白羚说。

  从初中担任班里的团支部书记起,白羚就是个“闷葫芦”,调解同学纠纷的法子就是静静地微笑着倾听,也不发表什么意见,任双方说自己的委屈。

  “我不想和别人起冲突,觉得少说多听好一些,就用微笑表示支持和理解吧。”白羚说。

  一开始的时候,这种做法的确让她赢得了不少同学的喜欢和信任。但时间长了白羚发现,也不知道是为什么,同学都和她渐渐有了距离。

  “白羚对每一个人都笑的出来,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。说不上可怕吧,反正感觉挺不舒服的。”一个老同学这样说。

  当时白羚并没太在意,微笑对人这有什么错。她相信,只要心是好的,日子长了,别人就能理解她了。上学时,大家十几岁还都不太成熟,难免对她有误会。工作了,同事都是成年人,一定会懂得欣赏她的。

  没想到,刚工作半年多,同样的麻烦又来了。

  刚入职的时候,人人说起白羚都竖大拇指。可不是吗?工作能力强,性情又好,总是笑眯眯的,让人看着心情也阳光啊。可是过了大半年,风言风语就传开了。

  “别看她脸上笑嘻嘻的,谁知道肚子里打什么主意?”

  “她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,咱们却对她掏心掏肺的,万一她把我们说的传出去,再什么时候告个小状,那可怎么办!”从此,有名的快嘴李姐给白羚起了个绰号——笑面虎。

  留言满天飞,同事们不信白羚没耳闻,可她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模样。李姐仿佛又得到了新证据:“这丫头,心机太深。”

  别的同事虽然没再说什么,但也有意无意地和白羚保持了距离。

  那天在回家路上,白羚依然怎么想都不明白:“真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瞎说?我是听过你们的抱怨,可我从来也没有背地里搬弄是非啊。我有自己的原则,不道德的事我不会做。”

  小刚刚来的时候,白羚打心眼里欢迎他。同是“80后”,对工作都充满了热情。

  小刚在工作中遇到的问题,白羚也都经历过,有时是挺想给他一点意见的。“但我怕他不接受。再说,我也不习惯评价别人,背地里对人家说长道短,总觉得不太好。”

  看见小刚一心一意当自己是知心姐姐,白羚心里也挺高兴的。“对他的感觉是比普通同事深一点,比好朋友又浅一点。”白羚笑笑说:“他有点儿愣头青,但挺可爱的,有机会能帮他的话我挺愿意帮他的。”

  白羚不知道,如今,这个把自己当亲人的“可爱愣头青”,也在疏远她。

  听说小刚要辞职,白羚很遗憾:“那天我正跟何总说,小刚的创意很到位,从他来了以后,咱们杂志销量有起色了。上午刚说完呢,下午就听说他要辞职,不知又遇上了什么事?”

  她不知道,同事们已经在传,白羚嫉妒小刚的才华,跟何总打了小报告,想方设法要把小刚给逼走。

编辑: pd15
相关新闻:
论坛精华更多
最新招聘 更多
职场八卦 更多